• 機車(chē)是一種生活態(tài)度,自由、激情、無(wú)拘無(wú)束

摩旅新疆-賽里木湖

摩旅新疆-賽里木湖

秋天的賽里木湖

摩旅新疆-賽里木湖

湖水清澈見(jiàn)底


從禾木村坐大巴到景區門(mén)口,還碰上幾個(gè)摩友,其中還有一位女騎士,他們也把車(chē)放在了警察局的院子里。大家寒暄一下就出發(fā)了,路上遇到的摩友都會(huì )停下來(lái)聊兩句,開(kāi)汽車(chē)自駕游應該不會(huì )有這種社交功能吧。


摩旅新疆-賽里木湖

警察叔叔真不錯 這么多車(chē)都停人家院里了


騎了500公里到達克拉瑪依。摩旅大部分時(shí)間其實(shí)還都是騎行,尤其在新疆,新疆真的太大了,去哪兒都得500公里。有個(gè)伴兒還好點(diǎn),可以不時(shí)停下來(lái)聊會(huì )兒天。獨自騎行,為了保證自己不犯困,得想很多辦法,我找到一個(gè)特別有效的辦法,就是吃牛肉干,因為一塞牙,一路都難受著(zhù),就不犯困了摩旅新疆-賽里木湖。

轉天繼續出發(fā),摩托進(jìn)水的后遺癥開(kāi)始出現,液晶顯示屏完全不亮了,時(shí)速和里程我還能看著(zhù)導航地圖。油表不顯示,只能每次記著(zhù)加了多少油,預估著(zhù)下次加油的位置。因為高速不給摩托加油,也不能為了保證一直滿(mǎn)油,總是下高速去加油,這就有了很大隱患。沿途感覺(jué)摩托有點(diǎn)頓挫,而且越來(lái)越明顯。

又騎了500公里,終于騎到賽里木湖景區門(mén)口,正趕上警察查證件,我這摩托突然就熄火了,打開(kāi)油箱蓋一看,MD一點(diǎn)油都沒(méi)有了。摩旅新疆-賽里木湖,按我自己計算應該剩不少呢。我琢磨可能是小村子里的加油站油品太差了。跟警察對付半天,打算從他們警車(chē)里抽點(diǎn)油,人說(shuō)我們這車(chē)都是柴油的摩旅新疆-賽里木湖

新疆也不允許拿瓶子去加油站加油,我只好推著(zhù)去了。200多公斤啊,我推了兩公里多。差點(diǎn)沒(méi)累背過(guò)氣去,還好總算是加上了。誰(shuí)知這只是“車(chē)騎我”的熱身活動(dòng)。


摩旅新疆-賽里木湖

賽里木湖六七月是旺季 


進(jìn)了景區快天黑了,我也不打算往里走太多了,在湖邊看到有兩輛牧馬人在扎營(yíng),我就跟人商量湊個(gè)份子。扎好帳篷,人家還叫我一會(huì )兒一起吃晚飯。

我檢查了一下,鏈條油封因為進(jìn)水,某幾段開(kāi)始發(fā)澀。我超擔心明天能不能順利騎回烏魯木齊,還有600公里呢。我給奎屯豪爵鈴木摩托修理店的老板打了個(gè)電話(huà),之前從獨庫公路出來(lái),路過(guò)奎屯時(shí)在他那保養了一次,跟他打了個(gè)招呼,明天可能得到他那修車(chē)。


摩旅新疆-賽里木湖

湖旁扎營(yíng)


兩輛牧馬人是4個(gè)嘉興哥們兒的,他們先托運到烏魯木齊,然后開(kāi)過(guò)來(lái)的,上海托運過(guò)來(lái)才4000塊一輛,還是比開(kāi)過(guò)來(lái)值的。之后這四個(gè)上海哥們真給我震了,太有“腔調”了。

我兜里就剩一包餅干了,我還說(shuō)晚上我就吃這個(gè)。人哥兒四個(gè)桌子椅子,爐子鍋子,全齊,還帶一個(gè)高壓鍋。我一看,蘿卜燉羊肉,又炒倆菜,還掏出一瓶洋酒,還有冰塊。人家挺客氣的,一個(gè)勁兒讓我多吃,我也就別客氣了,哈哈,這是我來(lái)新疆吃的最好一頓。吃完之后,這幾位又掏出雪茄,拿出單反拍星空。我心想我要是女的我也嫁上海男人,太細致了。


摩旅新疆-賽里木湖

酒里還放了檸檬

摩旅新疆-賽里木湖

下次春天再來(lái)


告別賽里木湖,忐忑的上路,真是數著(zhù)公里數在跑啊,就怕車(chē)出故障。跑了300百多公里,還有30多公里就到奎屯了,感覺(jué)勝利就在眼前了。

只聽(tīng)車(chē)底下聽(tīng)哐啷哐啷的響聲,該來(lái)的還是來(lái)了,車(chē)鏈子斷了。

幸虧高速上沒(méi)什么車(chē),我靠邊停好車(chē),發(fā)現斷了的鏈條卡在車(chē)架之間了,肯定沒(méi)法臨時(shí)修好了。趕緊給奎屯修車(chē)店的老板打電話(huà)。跟他說(shuō)了一下位置,他說(shuō)離入口太遠了,因為他要從反方向過(guò)來(lái),得繞到我后邊那個(gè)入口,要多走將近100公里。我也是怕太麻煩人家,就說(shuō)那我推到前邊的高速入口,他再趕過(guò)來(lái)接我。

總算有點(diǎn)希望,不過(guò)當時(shí)信號只有2G,導航地圖距離也不準。我看著(zhù)前方一公里遠有個(gè)路牌,推了一公里后,發(fā)現上邊寫(xiě)著(zhù)還有8公里才能到下一個(gè)出口摩旅新疆-賽里木湖,我脫掉騎行服,只穿著(zhù)T恤,已經(jīng)是渾身濕透了,在高速上推車(chē)本來(lái)就挺危險的,好在車(chē)不多,但偶爾過(guò)去一輛大貨車(chē),感覺(jué)能有6級風(fēng)刮過(guò)來(lái)。


摩旅新疆-賽里木湖

高速路旁的棉花田


開(kāi)始500米停一下,后來(lái)50米就得停一次,推了4公里上坡之后,發(fā)現轉彎之后,還是上坡。太讓人崩潰了,我真覺(jué)得自己快不行了,水也喝沒(méi)了,昨天剩的一包餅干也吃了。坐在高速路旁邊看棉花田,心里想著(zhù)這棉花可真大啊,我以前都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棉花種出來(lái)是什么樣的,也算是個(gè)收獲。人過(guò)度疲勞時(shí)可能就會(huì )出神,還得提醒自己集中注意力。

一共推了大概3個(gè)多小時(shí),我摸了一下大腿,發(fā)現起了一個(gè)好大的包,可能是攢了筋了。修車(chē)店老板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我真快哭了,我說(shuō)再推500米我就得休克了。他給我帶了點(diǎn)吃的和水,把車(chē)挪到了后斗里,噩夢(mèng)總算結束了。到了奎屯,把車(chē)修好,老板只收了我修車(chē)費用,拖車(chē)也沒(méi)收錢(qián)。修好后我把車(chē)就托運回北京了。


摩旅的行程結束了,一路上遇到了很多困難,也碰到很多好心人的幫助。摩旅當然是最虐的方式,但旅行本身也并不是跟任何人比賽。當給自己設定一個(gè)有難度的目標時(shí),那樣的期待與忐忑,才不斷挑戰自我的動(dòng)力。也許最后能完成也許不能,但過(guò)程里你會(huì )看到自己的特質(zhì)與潛能。

大家都說(shuō)
0條評論
    暫無(wú)評論
機車(chē)網(wǎng)直營(yíng)裝備推薦